部分光伏龙头公司生存困难 海外需求增长迅但短期难以弥补需求真空

光伏产业2018-07-10 14:53

5.31光伏新政以后一直在外出差调研光伏行业,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怎么回家,走在行业第一线,用脚步丈量行业的荆棘,用身体感受行业的冷暖。一个月的调研下来,对行业的未来的发展也有诸多感悟,记录下来分享给大家,共同思考一下行业将何去何从。调研录将五篇在Solarwit公众号上连载,此为第三篇。‍

部分光伏龙头公司生存困难 海外需求增长迅但短期难以弥补需求真空

海外需求增长迅猛,但短期难以弥补国内需求真空

根据5月份中国海关进出口数据我们得知,5月光伏组件出口数量同比增长59%,由于单价的下滑,出口金额同比增长为31%。增速呈现不断加速的态势,证明伴随着光伏产品的单价不断下滑,海外需求不断崛起。

出口结构上看,前五月份日本、印度等主流市场竟然是衰退的,之所以出现同比增长的核心原因在于中东、南美、澳大利亚等市场的众多国家大幅增长。在全世界主流市场衰退的同时取得这样的出口成绩实属不易,也侧面应证光伏电正在成为全世界最为廉价的能源,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7月2日和昱辉阳光李仙寿先生交流,他说在印度地区,光伏电的报价已经来到了2美分(这还是5.31之前的报价,现在如果有新的报价出来估计会更低),而印度当地煤电电价却高达7~8美分。即便不考虑环境贡献,光伏电的性价比在印度地区也已经远超煤电。这样的信息再一次印证之前的判断:2019年下半年新的需求强周期将开启的核心逻辑。

获得出口数据时恰好在四川通威做市场研究的朋友交流,我立刻和他们对5月份出口数据进行了一次观点碰撞。他们有一些不同的观点我认为也值得借鉴思考,特记录下来:通威投资发展部(是一个市场研究的部门,相当于通威公司内部自己的智库部门)的朋友认为:不宜对出口数据太乐观,核心原因在于2017年5月份国内正在疯狂的抢630装机,订单都优先满足国内需求,所以去年同期的出口需求是被不正常压制的。不能以5月高的出口数据判断全年。起码要把前五个月的平均增速拉出来看,前五个月组件出口的平均增速为33%,这样的数据显然不如5月份的数据亮眼。‍

展望今年下半年,这位业内朋友认为出口增速维持在30%的水平就不错了,核心原因是:

1.2017年下半年有美国需求的支撑,而今年因为201双反美国需求不再

2.2017年下半年没有需求压制的情况,去年同期基数较高,所以即便今年总量很高,但增速依然会下来。

3.5.31新政以后光伏产品价格虽然暴跌会引发新的需求,但是海外项目的开发周期很长,一般都是2年左右,这样一来起码最近三个季度还看不到更低产品价格下引发的强烈需求增长。‍

对于这些观点,我表示认可。并结合分析2019年上半年的需求状况:

2018年上半年中国装机量可能超过20GW,如果国家沿着既有政策路径不放松的话,那么2019年预计全年需求也仅为25GW,所以明年上半年国内需求很可能继续明显下滑,雪上加霜的是,目前国内约有20GW已经备案但并未完工的分布式项目,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建设进度过半很难再停下来,对北控清洁能源的调研了解下来我判断认为他们会继续完成这部分半截项目以等待明年分配的指标,这样一来,明年年初10GW分布式指标一下发就被已经建成的项目消化殆尽了,所以真正的行业需求寒冬还不是现在,而是2019年上半年,彼时海外需求即便按照30%的增速依旧无法弥补国内需求的真空,所以真正的行业周期性低点可能发生在2019年上半年。‍

部分龙头公司生存困难

最近的调研让我感受到一些龙头公司的生存困境,生意做得很大,但是自己的日子过得远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好。光伏行业发展瞬息万变,结束革新迭代迅速,生产设备经常革新。设备降价的速度远高于会计折旧的速度,导致一些龙头公司的账面上经常躺着一些无效资产。这些龙头公司面临困境的原因无外乎:

1、主营业务面临坍缩式下滑,某A公司,预估今年出货量下滑35%的同时产品单价下滑30%(多晶组件年初2.7元,现在1.95元),那么对应地营业收入下滑到只有全年的0.65×0.7=45%。营业收入只有去年的小一半,但是各项费用却很难压缩。主营业务的坍缩给公司的经营管理带来了极大地挑战。

2、过度举债扩张;某A公司,负债率75%,这主要是历史上不断的扩张过程中累积的负债。由于业务做得较大,存货+应收账款的总额比净资产的总额还要多。面对如此臃肿的资产负债表,只要资产价格稍稍变动,就会使得元气大伤。

3、生产设备老旧面临淘汰,某A公司,早些年为了拼抢市场占有率投入重金扩充产能,然而时过境迁,新设备技术、工艺进步迅速,不仅价格更低,而且能耗、人耗也更低。最近调研惊闻:现在一条全新perc电池产线设备环节的投入仅需2.5亿元,这对于早些年动辄10亿投资电池产线的公司而言无异于是噩耗。更要命的是这些老旧设备的残值甚至高于新设备的价格。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4、账簿上躺着无效资产,某A公司,2013~2015年间投入重金建设了3GW的多晶硅片铸锭和切片产能,然而现在多晶硅片产能过剩严重,全行业开工率仅为30%,硅片价格低于部分企业现金成本,外购硅片成本甚至低于自产;多晶铸锭产能已经实质上沦为无效资产,但是在账簿上,那还是真金白眼。这里我就想插一句题外话了,光伏行业在设备环节使用10年直线折旧法是不符合客观发展情况的,更合适的办法应当是使用:“五年加速折旧法”。

不要以为A公司是我脑海中臆想的虚幻,而是现实生活中一些公司甚至是龙头公司生存困境的缩影。任何一轮产业周期都会有公司破产的,没有行业洗牌的周期都不好意思被叫做周期。2018年是光伏行业的成人洗礼,既然是洗礼就必然会令人刻骨铭心一些。新政调研录第三篇着重讲了龙头公司面临的困境以及困境背后的原因,而第四篇将会重点将这些公司破产后将会对行业引起的蝴蝶效应,敬请期待。

        来源:新能源商务网
责任编辑:Tiger
下一篇:

固态继电器专用陶瓷线路板

上一篇:

宁德时代投资2.4亿欧元建德国最大锂电池生产厂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请读者仅做参考;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若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新能源商务网 http://www.xnyso.com/article/9941.html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