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企业海外融资潮起落 新模式解决融资困局

光伏产业2018-02-24 09:33

2017年多家海外上市光伏企业陆续选择私有化退市,事出何因?在回归国内市场之后,迎接他们的又是一个怎样的融资环境?

2017年12月11日,阿特斯太阳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特斯”)发布公告,董事长兼CEO瞿晓铧将以18.47美元/股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不属于瞿晓铧及其配偶张含冰女士的在外普通股。此举意味着阿特斯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这是继11月中旬晶澳太阳能宣布私有化之后,再一次出现了选择私有化退市的光伏企业。

近两年,光伏企业从海外退市已并非鲜见。在此之前,已有天合光能、昱辉阳光等多家光伏企业相继发布私有化消息。

在光伏产业发展初期,能在海外上市是优质光伏企业的一种明智选择,因为此举可为他们带来资本支持和品牌传播效应。而如今,局势明显已大不一样。

在海外上市的优质光伏企业为何会选择走上私有化之路?一旦回归国内市场,他们面对的又是怎样的一个融资环境?

被低估的市值

“资本市场和产业发展最好协同,主动退市是公司发展的战略选择。”于2017年3月初正式实现私有化,从美国纽交所退市的天合光能如上回复《能源》记者的采访。

早先曾有中电光伏因股价连续跌落被责令退市,抱憾离场。英利绿色能源也曾多次遭到美国的退市警告,一度陷入窘境。而如今,从海外退市回归国内市场已然成为一种主流,不过这却是光伏企业的自主选择。

光伏企业海外融资潮起落 新模式解决融资困局

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告诉《能源》记者:“光伏优质企业回归国内市场,目前来讲确实是一个主流趋势。而产生这种变化的最主要原因,是由于这些优质光伏企业在海外市值被严重低估。”

在海外不受资本热捧,企业融资就十分困难。以阿特斯为例,作为全球第二大太阳能光伏电站项目开发商、建设运营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阿特斯自2006年登陆纳斯达克上市以来,仅融到3亿多美元,光伏中概股在美股的生存处境可见一斑。

与之相比,在国内A股市场,光伏板块估值持续走高。公开数据显示,隆基当前市值已经能达到715亿元,而阿特斯的最新市值为10.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8.12亿元,两者市值足有十倍之差。

“隆基的市值能达到700多亿,是因为在国内上市,得到了高市值。其实从出货量和销售额来看,隆基可能比不上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北京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彭立斌接受《能源》记者采访时坦言,“从美国退市后准备在国内上市的企业,往往想得到一个更高的市值。”

光伏企业在海外市值之所以如此之低,一方面是由于海外市场对这些光伏企业不了解,价值被低估。即使同行上市公司的技术、产品等各方面没有他们好,但是市值依然要比他们高。

另一方面也不乏做空中概股的情况。据业内人士分析,在海外本身对中国光伏企业缺乏认知的情况下,信息存在不对称问题,迎合投资人对中国企业不信任的观念加以利用并不是一件难事。

引发光伏企业回归热潮的另一重要因素则是国际市场格局的变化,发展至此,国内光伏市场的容量早已今非昔比。

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光伏市场新增装机容量达102GW,累计光伏容量达到405GW。其中,中国市场新增装机53GW,累计装机达到130GW,连续三年位居全球首位。

光伏企业海外融资潮起落 新模式解决融资困局

中国光伏市场如今的地位不言而喻,据彭博新能源财经预测,2018年若维持去年装机水平,中国仍然支持全球新增装机的半壁江山。

“之前欧美市场是全球光伏市场的主要阵地,在美国上市能够更好地帮助天合在欧美市场发展。但十年过去,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市场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回归也是天合发展的战略之选。”天合光能方面表示。

事实上,光伏真正的大规模市场目前都已在国内。与此同时,受双反、美国201措施等影响,海外市场的不确定性也越来越强。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当前国内市场下游光伏装机已经占全球半数以上,在海外的品牌效应已经没有那么强,而品牌效应正是当初光伏企业选择海外上市的主要原因之一。

谈及光伏企业这一波退市潮将持续多久,彭澎认为,持续情况主要看国内和国外金融市场之间对中国优质公司的估值是如何判断的,国内股市溢价高自然就会出现回流的趋势。

回归之后

光伏企业退市后如何回归国内市场?目前来看,国内A股上市似乎是最优选择。

A股上市对光伏企业有极大的利好。2017年12月下旬,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宣布公司计划分拆最核心的光伏硅材料业务,并独立A股上市,这对大幅提升保利协鑫执行股权融资和降低负债比率的能力有着重要意义。

光伏企业海外融资潮起落 新模式解决融资困局

光伏企业回归国内市场无疑也看到了中国资本市场对这些新兴战略产业中的佼佼者企业有超高的溢价。这些企业的股价在国内市场上市必然会有更好的表现,尤其是A股。

“如果有一个上市公司,本身A股就可以成为一个融资平台,可以进行发债券或是其他产品,多方面都会受到更好的优待。”彭澎说。

回归到国内市场的光伏企业,会再次面临融资情况。A股上市公司与银行和金融机构洽谈融资时会有更强的优势,即使这些退市企业自身丝毫不逊色于国内A股上市企业,但在融资时与之相比还是会有所不足。

天合光能此前表示,退市后,如果选择回归A股,主要意义在于希望与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中国和亚洲光伏市场的发展协同。

“从中国资本市场本身来说,需要一些非常良好的领军企业来发展。天合光能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龙头企业,也是一个实体经济的主体企业,目前各个方面对于我们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是很欢迎的。”天合光能在回复《能源》记者的采访时如上表示。

目前,通过天合光能引入多家新股东等一系列动作,不难看出其正在积极推进国内上市进程的意图。

需要关注的是,虽然这些退市企业毫无疑问是优质的光伏企业,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国内A股上市没有难度。

“A股上市是企业的一个主观愿望,要看国内市场的行情,以及企业自身条件能不能达到A股上市的标准。”苏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高级投资经理顾泉向《能源》记者表示,相比于海外上市,国内A股上市对公司的利润、规模,要求会更严格。

也应看到: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大起大落的光伏产业存在较强的不确定性,监管机构对光伏企业上市的态度十分谨慎。

“另外,如果直接从国外退市,再从国内上市,相当于一种资本套利,也不是一种被支持的方式。”顾泉进一步分析。

诚然,A股上市将为企业带来种种实际利好,但是否选择上市终究是企业自身的战略选择。在2017年11月17日以3.62亿美元达成私有化协议的晶澳太阳能,之前一直被猜测势必会回归A股,而其在12月初发布声明,则明确表示目前没有关于国内上市的计划。

对于从海外退市的光伏企业回归国内市场之后是何走势,《能源》记者也会在后续的报道中持续关注。

融资困局不再?

自光伏电站开建以来,融资难题便如影随形。而今,随着各路资本竞相涌入,融资被动的局面或将悄然转变。

“只要有好的商业模式,能看到未来几年这个企业能带来一种什么样的回报的时候,根本不用去愁钱。”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红炜对光伏融资环境信心满满。

当光伏产业面临融资困境找不到出路时,红炜曾发表过一系列文章对光伏产业融资难问题进行深入分析,而如今,在其看来,光伏融资已非“差钱”的阶段,更多的是“谁牛钱跟谁走”的问题。

同时,红炜强调,基金也好,融资也罢,往往不会直接去操作,而一定是依附于那些有独特商业模式的企业,为其提供金融服务。

据了解,在2017年,就有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东旭蓝天等多家光伏企业,通过与“投资公司、信托公司等其他金融公司以合资成立产业基金/合伙投资公司”的方式进行融资。

同时,融资渠道的多样化有目共睹。随着光伏产业的迅速扩张,光伏金融产品迎来一个蓬勃的局面,基金、债券等新产品层出不穷,金融机构在光伏方面的业务也在逐渐扩展。

以国家开发银行为例,自2011年以来,在光伏方面一共发放贷款1200亿,共支持600多个光伏项目,并计划在2018年继续加大对光伏产业的融资支持。

在这一活跃的市场,大量的参与主体和资金流动似乎让人眼花缭乱。不过细看之下,就会发现这个看似杂乱的市场的资本运作很好地依照“有需有求”进行着,“逐利”依然是不变的主题。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如何选择自己的融资方式?红炜认为,更多的资本运作还是围绕着自身进行,要具体从企业的商业模式和项目来看。

“还有缘分,就比如郎才女貌十分般配,但是地域或时间没到也不行,融资也是如此,要具体分析。”红炜打了个形象地比喻。

光伏企业海外融资潮起落 新模式解决融资困局

活跃的光伏市场融资环境看起来一片大好,对此,顾泉却不以为然。“整个光伏行业存在一个债务链条,国家补贴欠下游企业,下游企业欠中游企业,中游再欠上游。”顾泉认为,对于整个光伏行业而言,信贷融资并非易事。

同样对于海外退市回归国内市场的企业,在顾泉看来,情况也不容乐观。“回归国内市场的这几家上市公司多是卖产品给下游电站的,一些企业在西部电站受限电和补贴拖欠等影响,实际收益率并没有太好。”

对此,彭澎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她认为,光伏融资并不是无需担心资金问题,而是不同开发群体享受不同的金融待遇。整体来讲,光伏产业的融资水平依然利率偏高。

此外,从不同主体来看,大型国有光伏开发集团一般没有融资问题,而融资问题主要集中在民营企业和中小型光伏开发公司中。

新模式涌现

长期钳制光伏发展的融资枷锁或将迎来松绑时刻,在国家政策的利好诱导下,多种融资新模式竞相涌现。

近日,由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和广州碳排放交易所共同牵头,联合中国水利水电建设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和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新能源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国内首个针对新能源资产投融资及其价值与风险评估的专业服务平台正式上线运营。

新的投融资平台作为一个媒介,连接的是开发商与投资商。一方面为投资者寻找有价值的新能源项目,另一方面解决新能源项目融资难问题。同时还有为新能源项目提供专业评估的第三方服务。

彭澎向《能源》记者表示,新投融资平台对与光伏市场的促进作用,体现在依次来解决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的问题。

新投融资平台的成立反映了目前市场存在的一种需求,同时能够看到,想要解决融资难题,其中的一个要点就是风险控制。

“只是盲目地用光伏去圈钱,然后风险控制又做得不好,反而会让光伏企业死得更快。”在彭立斌看来,除了需要一定的资本金外,企业融资面临的考验一是管理能力,二就是项目风险控制。企业做好自身的风险控制是未来融资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光伏产业的发展,未来金融机构对这一市场的投放会更加细化。如果发起一项投资,只投向加工环节,或者只投向于分布式市场中的屋顶电站,一定会细分。”

谈及细化,分布式无疑是最受关注的市场,是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由于其自身项目小,散户多的特点,对分布式而言,大量的融资则是通过融资租赁进行的。

据业内人士分析,分布式融资主要是中小项目,做融资租赁相对会更容易。与地面电站相比,分布式的收益率会更高,好的分布式项目收益率能达到10%-15%,对于实体经济来说收益率相对比较客观。

“只要分布式项目做得好,融资就不成问题。”彭立斌坦言,散户对项目对判断可能不够专业,所以会出现融资问题,相比较而言项目条件好一些的话,是不存在融资问题的。

在顾泉看来,从整个光伏行业来看,想要解决目前所面临的难题,改善光伏融资环境,需要从企业自身和外部融资环境两个方面入手。

一方面是企业自身在利润、现金流方面要均衡把控,不盲目追求产能和装机规模;另一方面,金融机制需要创新,比如能否有第三方评估机构和保险机构先进来,这样其他各类金融机构有信心较快跟进。另外,项目贷款也需要突破。

值得关注的是,在补贴退坡的情况下,光伏企业未来的发展动力需要依靠其他成本的下降。如组件等硬性成本的压缩空间毕竟有限,如何压缩土地、并网等软成本就十分关键,融资成本的下降对光伏行业今后的发展至关重要。

“在未来2-3年内,还是希望能通过有效的机制,或是市场管理机制的成熟,将全行业的融资成本降下来。”彭澎说。

        来源:能源杂志
责任编辑:Tiger
下一篇:

吉利80亿自建电池工厂 布局动力电池背后的逻辑

上一篇:

中国光伏2018年五大关注点 呼吁重新定义光伏平价上网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请读者仅做参考;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若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新能源商务网 http://www.xnyso.com/article/4340.html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猜你喜欢